有時候我會欺瞞我自己 或者迷失在無謂的歡娛遊戲中
有天我老去 在個陌生的地方
還要回味昨日冒險的旅程

其實我也經常討厭我自己 或者我怪罪我生存的時代
努力的找理由 解釋男人的驛動
也常常一個人躲藏起來

我聽說男人是用土做的 身子裡少了塊骨頭
他們用腦子來思考 有顆飄移的心
你知道男人是大一點的孩子 永遠都管不了自己
張著眼睛來說謊 也心慌的哭泣
面對著不言不語的面孔 誰也不知道男人是怎麼了

漫漫的旅程路途還遙遠 偶而也懷疑自己是否應該向前
欲望的門已開 夢的草原沒有盡頭
夢裡憂鬱的花香飄浮在風中

你知道男人是用土做的 掉眼淚就融化一些
所以是殘缺的軀體 沒有絕對完美

你知道男人是大一點的孩子 永遠都管不了自己
張著眼睛來說謊 也心慌的哭泣
面對著不言不語的面孔 誰也不知道男人是怎麼了

沒有玩具的孩子最落寞 可是沒有夢的男人是什麼
欲望的門已開 夢的草原沒有盡頭
風裡有些雨絲沾上了眼眸

告別的汽笛聲輕輕的又響起了
生命的列車滑過你心田
Wine, Woman and War 是男人的最愛
我只想靜靜的躺在你身邊

漫漫的旅程終點在哪裡
偶而也懷疑自己是否應該向前
欲望的門已開 夢的草原沒有盡頭
夢裡憂鬱的花香飄浮在風中

 
創作者介紹

Mini自然捲

mini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tanley
  • 這是歌曲嗎?如果不是 那真覺得妳文筆不錯...
    男人少根骨頭是被抽出來做女人的,所以沒女人,男人才會變完全體吧...
  • 這是陳昇寫的歌詞
    昇哥是我偶像~

    minisky 於 2008/07/22 22: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