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一種卑微的被詆毀的雪上加霜
低頭感覺到身體裡的憤怒
儘可能的壓抑讓胸口充滿惡氣

不想周圍被黑色包圍
但卻一點喜悅的邊都沾不上

原諒我緊握的拳頭吧   過路的人

我非這麼克制不可









全站熱搜

mini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